不止是搬运工
我们更专注精品分享!

去支教的“女杀手”

好H好女杀手”(下文简称“女杀手”)上一次进入直播圈外的视线,是在熊猫TV关停的前夜。

当时她在直播中穿着一件低胸上衣,因此被很多营销号截图,作为“熊猫关闭前最后一夜主播/观众放飞自我”的证据之一。观众们要求她“今晚放纵一下”,就连本来该维护秩序的平台超管也发弹幕“请主播加大尺度”。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张

那是2019年3月,距离现在正好一年。

几天前,有人在微博发现,女杀手曾多次前往乡村和山区支教,2017年还曾经去寺庙当过义工。由于这并非直播平台组织的集体行动,她在直播里也只字未提过。相关事迹被公开后,迅速造成了轰动。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2张

“快乐公益,理性支教”是好友营支教组织的口号

包括女杀手自己在内的任何人,恐怕都没能想到,她的第二次出圈会来得这么快,又这么富有戏剧性。

1

秀场主播和山区支教者,这两个相差甚大的身份融合在一个人身上时,自然会引起好奇和关注。

人们开始搜索这位在斗鱼有近60万关注的女主播。他们很快发现,搜索引擎中出现的前几个结果不是她的微博或者直播间号,而是“好H好女杀手付费**视频56部”。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3张

其实不用动用搜索引擎,女杀手的微博置顶着一个价目表:98元红包或者一个飞机(平台打赏礼物,下面的火箭也是),就可以获得她的**和进入付费视频群的资格;488的红包或者一个火箭可以更进一步,获得“绝版**”,还能加上女杀手的私人微信。

这条微博下方不远处就是她前往萍乡等地支教的微博。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4张

在女杀手的生活中,这两条线似乎是平行的。

2016年起,女杀手开始在熊猫直播。在直播里,她会玩游戏、唱歌、跳舞、和弹幕聊天。不过常看女主播直播的观众都知道,这些内容本身都不是真正的卖点,观众们想看的是一些别的东西。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5张

营销号们曾经把她在熊猫关闭前夜的暴露穿着解读为“平台要关了,主播放飞自我”,这是误解:女杀手的直播风格一直是这样的,在夜间平台审核不是那么严的时候,她直播的尺度还要更大些。

而在另一条线上,她去了浙江天台山的某间寺庙,做了一段时间的义工,穿着颜色黯淡略显土气的衣服,做饭、打扫卫生、挑水、洗菜,住在上下铺的宿舍里。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6张

2018年末,女杀手还在熊猫直播时,去支教了近一个月。在19年1月的微博中,她解释了自己最近为什么没直播,告诉关注她微博的观众“等我回来”。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7张

熊猫平台没有等她太久,两个月后,熊猫TV关闭,她转战到斗鱼直播。2019年8月12日,她在微博贴出前往贵阳的火车票,宣布“暑期支教,先断联消失半个月”。这次断联一直持续到9月。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8张

在这次支教里,除了课堂教学,女杀手还去了一位孩子的家中进行家访,最后住在了孩子家里。这位孩子家的居住条件相当不好,卧室里斑驳的墙壁,凹凸不平的泥地,两张床中间放的是一张书桌,书上是纵横排布的好几摞书,一张床的床头挂着书包。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9张

学生的家

在支教的山区里,女杀手全身都发了湿疹。这次湿疹后来对她的直播工作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直到接近9月中旬,她的湿疹才好,直播也拖到那个时候才恢复。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0张

湿疹对女杀手的影响很大。因为不管是直播还是拍视频和**,观众对她的期许都是“露得再多一点”,而她自己也很少拒绝。湿疹恢复后,她回到直播镜头前,在滤镜和化妆下,没人有会想到,她不久前才发了湿疹。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1张

女杀手在斗鱼的直播录像

2

直播和直播外生活的平行,很大程度上是女杀手自己促成的。

不管是支教还是义工,女杀手都没有主动在自己的直播间里提到过。有人看到微博后跑去直播间说,她特意发了条微博制止:“请不要在直播间问我支教的事情,直播是给大家的表演,而生活是自己的”。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2张

类似的话,女杀手在熊猫最后一夜的那次直播中也说过。当时观众希望她“给点福利”,她说:“都是为了流量,都是假的。你看我其实也是假的,我跟别的大主播学的,知道你们喜欢奶奶,喜欢骚,才变成现在这样的。要恰饭的嘛”。

直到几天前,一个帖子、一条微博将所有这些事——女主播、擦边球、支教——展露在众人面前。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3张

一切蜂拥而至。

女杀手当时并未开播的直播间里涌入了大批观众,本来平均只有几十条评论的微博一下子评论爆炸,各种论坛里都出现了不少关于女杀手的讨论。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4张

在所有地方,人们听到这件事后的第一反应都是“这不就是主播造人设嘛”,经过饭圈风暴多重洗礼的新时代网民早已学会了不轻信任何对公众人物的夸赞。

造人设一说很难解释得通。如果真是造人设,那背后的推手一定非常有耐心,在去年1月、8月乃至2017年发生的事,直到现在才拿出宣传资源来推;这位推手还要深谙张弛有度之道,要求女杀手在4年里持之以恒地表现出“不要再直播间说支教的事”,以此为最后的宣传做铺垫。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5张

而且这个耐心和大局观兼具的幕后推手,运气还非常差,正好就在造人设行动成功的那天,和女杀手本人闹翻了:事情传开之后,女杀手先是发了条微博恳求大家不要再来打扰她。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6张

这没能拦得住慕名而来的人们,这条微博很快多出了几百转发。人们在转发里争论不休,艾特朋友“这就是那个直播之余支教的女主播”,质疑这是她造人设计划的一部分,于是女杀手干脆删除了她的所有微博。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7张

女杀手的直播也暂停了。最后的直播时间定格在了3月11日晚上9点,那时所有这些都还没有发生。她斗鱼的直播间标题被改成了“休息!!!”

很难想象,被“造人设”的一方会如此不配合,甚至是抵触。

大多数人很快就放弃了“造人设”这个说法。很快就有另外三个字取代了“造人设”,同样直观,同样通俗易懂:“女菩萨”。

在以往的网络舆论中,这是个有些不怀好意的词,带有某种男性视角的嘲笑。在人们对女杀手用上“女菩萨”这个词时,这种男性视角当然没有缺席,她在直播中的表现,她的那些视频和**,在很多人看来,当然是典型的“女菩萨行为”。

但是更多的,女菩萨这个词多多少少在女杀手身上回归了本意。她的支教,她在寺庙的义工,以及她四年来从未宣扬这些事,这些都是菩萨应有善行的体现。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8张

女菩萨的这两面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冲突。开始有人为她那些微博下最早出现的某些评论——大多来自她的直播观众——愤愤不平,“她在做好事,下面的人还是在污言秽语讨论她的身体”。有些网友设想出了更多的细节:“可能她出**体辛辛苦苦就是为了攒钱给她支教的孩子们”。

这种设想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关于支教的大部分事实都被女杀手自己藏了起来,但这种设想和它背后的逻辑并不稀奇。在网络舆论中,人们总是希望把人分成黑白两色,选定一种颜色,然后排斥一切与这种选定冲突的观点:既然去支教了,那她应该就是个正面人物,其他行为也都可以用正面人物的行为来解释。

问题是,大部分人是灰色的。这点,女杀手自己比很多人更清楚。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9张

女杀手自己的回应

我没法告诉你一个关于女杀手完整、动人的故事。这种故事很可能压根就不存在,女杀手呈现给外界的生活充满了矛盾和混乱:她在直播间里浓妆艳抹,穿着暴露,显得成熟、世故、光彩照人;而在支教的那些照片中,她一点妆都没化,穿着朴素的日常衣物,如果不是仔细对比,甚至很难看出二者是同一个人。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20张

女杀手支教时的样子

我们可以解读、分析女杀手的一切,通过近千小时的直播录像,通过她微博未被删除时的只言片语。我甚至能提供一个感人的解释:女杀手微博时间线上唯一的点赞记录是英国报姐的一条微博,讲的是一个肯尼亚农民一年来一直冒着生命危险开着卡车运水给受干旱威胁的野生动物,那条微博结尾写道:“一些平凡的人,在做着伟大的事”。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21张

女杀手2017年点赞的微博

但是这些归根结底都是猜测,好H好女杀手自己选择了沉默以对,这些猜测也就只能是猜测。

这整件事充满反差、人性复杂等诸多引人思考的东西,但对我而言,最大的感触不是来自女杀手,而是她的一位观众,位于她直播间贡献榜单前列。我向他询问女杀手的联系方式,想向本人多了解一些细节,而这位观众回复我:“是的,我在微信上有她。我宁愿保密她的信息。我尊重她”。

去支教的“女杀手”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22张

来源:yystv

赞(0) 扫一扫上车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来源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iuliushe.net六六社 » 去支教的“女杀手”

六六社 任何一篇文章都是精选

宅男福利社

扫一扫上车(请忽略打赏二字)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