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搬运工
我们更专注精品分享!

孙正义的软银愿景宫斗内幕:印度高管争宠 黑公关手段

文/雷刚

来源:量子位(ID:QbitAI)

前朝不宁,后宫又乱。《甄嬛传》里的雍正很烦心。

不过,软银“大帝”孙正义,可能也有一样的忧愁。

投资不顺,明星项目接连被重估,LP金主声名狼藉……如今内院——麾下最倚仗的印度裔高管,又被曝出让人惊掉下巴的宫斗上位内幕。

孙正义钦定的千亿美元软银愿景基金CEO,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竟然用“黑公关”、“美人计”和“股东举报逼宫”等手段,先后弄走了孙正义一度相当看好的另外两位印度裔高管。

剧情太狗血,这瓜我们一块块切。

三位软银印度裔高管,孙正义“储君”更迭记

首先要介绍三位软银高管,都是印度裔,都先后为孙正义的江山立下汗马功劳,有两位一度还被舆论定为“储君”人选,但现在赢家并不在他们中间。

先说第一位,尼克什 · 阿罗拉Nikesh Arora,52岁,出生于印度空军家庭,毕业于印度理工学院,其后赴美留学,在波士顿大学和东北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

孙正义的软银愿景宫斗内幕:印度高管争宠 黑公关手段 liuliushe.net六六社 第1张

在遇见孙正义之前,阿罗拉在2004年加入谷歌,并且由于出色的业务运营能力,步步高升。先是担任谷歌欧洲副总裁,后来又成为谷歌欧洲、中东和非洲的总裁。2011年起,成为谷歌全球高级副总裁和首席业务官。

在天才济济的谷歌,阿罗拉的青云直上,已经很能说明个人实力。

这自然引起孙正义倾心。于是2014年7月,孙正义正式挖得阿罗拉加盟,让其担任软银总裁兼COO,把软银业务都交由阿罗拉运营,并且还给出了一份2年2亿美元的天价“补偿金”——也让阿罗拉成为全球第一高薪高管。

当时软银内外,都认为孙正义这是在交接帝国权杖,阿罗拉就是下一任软银掌舵者。

然而好景不长,2016年6月(记住这个时间点),在加盟2年后,“储君”阿罗拉,竟然选择了离职,而且事出突然,原因还成谜。

议论焦点,被锁定在继任者阿洛克·萨玛(Alok Sama)。

这也是这场狗血剧的另一位关键人物,萨玛,56岁,出生于印度,先学成于圣斯蒂芬学院,后跟诸多成功印度裔职业经理人一样,在沃顿商学院加持了MBA。

之后萨玛前往华尔街打拼,在摩根斯坦利度过了17年,而就在摩根斯坦利期间,萨玛与孙正义相识,才能也被孙正义认可。

2014年,萨玛正式加入软银,先担任顾问,一年后成为了软银国际控股的CFO。

更重要的战功发生在2016年,当时萨玛帮助孙正义敲定了对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的收购案,其后还领导了无线运营商Sprint和T-Mobile价值590亿美元的并购案,一时风光无两,成为孙正义最重要的副手。

而且也是在Arm收购案宣布前几天,孙正义正式与“储君”阿罗拉分道扬镳。

所以阿罗拉的突然下架,外界一度以为跟萨玛关联甚密,毕竟阿罗拉离开后,其软银总裁的职位,接任者就是萨玛。

但就在阿罗拉离职、萨玛上位的2016年,软银还发生了另一件影响至今的大事:千亿美元规模的软银愿景基金,在当年10月被隆重推出。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掌舵这支全球最大的科技投资基金的CEO,不是萨玛,而是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

米斯拉,现年58岁,1962年出生于印度,先后就读德里公立学校和印度理工学院——说起来跟阿罗拉还是校友,虽然两人是不同分校。其后米斯拉赴美留学,先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机械工程和计算机方面的硕士学位,接着还前往MIT斯隆管理学院加持了MBA。

与萨玛履历类似,米斯拉职场起步于华尔街。在美林、德意志和瑞银,先后工作了25年时间。

也是在华尔街期间,他与孙正义相识,并因为帮助孙正义从互联网泡沫中恢复,被孙正义视为重要伙伴。

2014年一场意大利举行的名门婚姻上,孙正义与米斯拉再次相遇,其后2014年11月——阿罗拉加盟一个月之后,米斯拉也应邀加盟软银。

只是相比阿罗拉和萨玛,米斯拉显得更边缘一些。

他base在伦敦——既远离软银大本营东京,又远离“储君”阿罗拉所在的硅谷,可以说跟软银核心决策层完全不沾边,当时更主要的工作是处理无线运营商Sprint的并购运作案。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边缘”米斯拉,从2014年11月开始,到2016年10月,一点点走向软银权力中枢,不仅在软银愿景基金推出时“意外”出任掌舵人,还在2019年4月软银总裁萨玛离职后,成为了软银名副其实的二号人物,地位仅次于孙正义。

米斯拉怎么做到的?

黑公关、设局仙人跳,策划小股东逼宫

这一系列惊天爆料,来自《华尔街日报》最近的重要调查。

《华尔街日报》称,从2015年初开始,米斯拉就开启了宫斗上位之路。

当时他先通过一位法国金融领域朋友前线,与意大利“商人”贝内代蒂(Benedetti)相识,这个人作用关键、身份也掩藏得很好,在**和电脑黑客方面很有资源。

据报道说,米斯拉与贝内代蒂达成“交易”:米斯拉出钱,未来还给软银职位,然后贝内代蒂要帮其搞掉“储君”阿罗拉。

2015年4月,这场阴谋行动正式启动,标志是米斯拉通过其在渣打银行的账户,向贝内代蒂旗下公司转账50万美元,用来作为启动基金。他们甚至还给攻击阿罗拉的计划取了代号:Mr.West。

大概就是因为阿罗拉所处的硅谷,在米斯拉和贝内代蒂所在的欧洲的西边。

紧接着,一连串攻击波打响。

首先是黑公关行动。贝内代蒂雇佣了一家名为K2 Intelligence的**公司,专门调查阿罗拉工作生活。

然后通过另一家名为Powerscourt Group的英国公关公司,把调查结果有计划散发给媒体,其中还包括阿罗拉、萨玛的银行账户记录和私人邮件。

造成阿罗拉等在媒体舆论方面一连串的负面。

有据可查的是,2015年10月,英国《独立报》——一家权威性和档次都不高的小报,发布了阿罗拉重要内幕,让当时正处并购交易中的阿罗拉麻烦缠身。

其次,组合拳里还有美人计

贝内代蒂不光要从阿罗拉已有隐私中扒皮,还想通过策划“造负面”。

其中就有一次未能得逞的“仙人跳”事件。

那时阿罗拉虽然base硅谷,但时常往返东京出差。于是有一次得知阿罗拉行程后,贝内代蒂动用了一个团队,提前去东京设下“美人宴”。

他们在阿罗拉将要下榻的酒店安排好**,并在阿罗拉房间中布置好摄像头,这样一旦阿罗拉中计,他们就能拍下“证据”,以生活作风问题搞垮阿罗拉。

不料阿罗拉临时有事,东京行程取消,自然也没有掉进这个“仙人跳”陷阱中。

但米斯拉和贝内代蒂又岂会就此善罢甘休。

一计不成,再出一计——小股东逼宫。

他们最初雇佣Susman Godfrey LLP律师事务所,代表“小股东”对软银、阿罗拉和萨玛等发起**,向董事会逼宫。但Susman Godfrey LLP律师事务所拒绝了。

于是贝内代蒂找到另一家律所,Boies Schiller Flexner,在2016年1月发布了第一篇匿名股东的**信,质疑阿罗拉主导的印度创业公司的投资,并要求软银董事会对“传闻”里的高管利益输送问题进行调查。

并且有意思的是,这封匿名信很快被公开发表,通过媒体舆论形成声势,更多不明真相的小股东加入其中。

起初只是阿罗拉被攻击,后来萨玛也被“加入其中”。

而且这一次,米斯拉和贝内代蒂的行动取得成效。软银董事会官方开始了对阿罗拉和萨玛的调查,虽然后来发现纯属诬告,为两人恢复名誉……

但造谣容易辟谣难,即便“恢复名誉”,但阿罗拉和萨玛要彻底扭转之前人们心中的污名,又谈何容易。

2016年6月,软银集团总裁、“储君”,全球年薪最高的职业经理人阿罗拉,突然辞职。

但始作俑者米斯拉也没赢呀?继任者是萨玛。

《华尔街日报》的详细报道中也说,其实在2016年初,米斯拉见行动效果不佳,差不多已经放弃了阴谋上位计划。

但就在2016年里,刚好发生的另一件软银大事件,让他重燃战火。

2016年,软银创始人孙正义萌生惊天策划,想要打造一支超级规模基金,直接改变科技格局和进程。

当年,这个想法得到了沙特新任王储**·本·萨勒曼全力支持,后者也成为孙正义最有力的金主LP。

后来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千亿美元规模的软银愿景基金,在2016年10月正式推出。

而从2016年初到软银愿景基金推出前后,米斯拉和贝内代蒂的攻击目标,也从专门针对阿罗拉,变成了“阿罗拉+萨玛”。

无论是负面舆论爆料,还是小股东**调查,两人都被列在其中。

这或许影响了孙正义的最终决策。

因为就在2016年,萨玛帮助孙正义完成了极其漂亮的Arm243亿英镑收购案,还领导着另外一桩重要的无线运营商并购,但承载软银未来的愿景基金掌舵人,最终竟不是萨玛。

没错,拉吉夫•米斯拉上位,从软银边缘,真正成为软银核心。

米斯拉先成为软银愿景基金CEO,跻身软银核心决策层,2017年进入软银集团董事会,2018年被任命为软银集团执行副总裁,如今地位仅次于孙正义。

而就在米斯拉的“涨”中,阿罗拉和萨玛不断“落”。

阿罗拉在2016年小股东逼宫调查后不久离职,萨玛则先失愿景基金掌舵人——外界当时均认为他是最佳人选,最终在2019年4月离开软银。

米斯拉,在两位印度裔同胞的下台中,成为孙选之人。

“阴谋”何以败露?

出来混,迟早要还。

《华尔街日报》没有完整透露爆料信息来源,但其中微妙地提到,米斯拉计划执行中的贝内代蒂,对米斯拉心生不满。

更准确地说,分赃不均。

文初我们讲过,米斯拉给贝内代蒂打款50万美元启动计划。但这项计划中不止有钱,还要有资源。

贝内代蒂希望获得软银集团在伦敦的高管职位,也就是在米斯拉承继大统后,得到米斯拉之前的职位。

然而米斯拉并未兑现。

所以如今败露,是不是意大利人的报复?

值得注意的是,《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中,诸多计划的细节非常惊人,比如米斯拉和贝内代蒂的所有沟通,都通过一部贝内代蒂提供的专用手机完成——这是第三者很难确定的。

当然,当前形势,也离不开米斯拉的“无能”。

软银愿景基金推出以来,始终备受期待,但一期投资完后,项目结果和业绩回报,实在不堪。

Uber、Wework、OYO……这些软银愿景重仓加持的明星项目,一个个惨得不忍直视。

曾经,因为孙正义对马云和阿里巴巴的成功投资,攒下了伯乐和软银投资的无上品牌。

但在软银愿景的高举高打中,反而一而再登高跌重,之前创业者以得到软银愿景基金为荣,现在,软银愿景的钱变得烫手了。

甚至得到软银愿景加持的一系列明星独角兽,都开始被重估——毕竟这些投资标的太像了,一个个都估值巨高、营收拿不上台面,宛如资本巨婴。

作为直接负责人,米斯拉岂能逃脱质疑?

他损害的不仅是软银愿景基金的公信力,更是孙正义苦战一生的脸面,诸多重估软银愿景的质疑中,“重估孙正义”、“孙正义跌落神坛”的声音也想起……

这恐怕是孙正义始料未及的。

即便这位传奇投资者在与马云的重逢对谈中称:在我看来,我还没有取得任何成就,我仍然是一个挑战者,每天都在战斗。

但米斯拉的好日子,可能也要到头了。

就在《华尔街日报》的惊天调查文章出炉后,米斯拉和软银官方的态度,显得微妙。

米斯拉的发言人激烈回应,称这些指控都是陈词滥调,其中包含许多被驳斥过的谎言,米斯拉没有策划过任何针对前同事的阴谋。

而软银的发言人则说:这几年来,软银也在调查和找出针对前高管和公司的“造假运动”,试图找出幕后黑手。软银将对最近媒体作出的推论进行评估。

个中意味,已再明显不过。

赞(0) 扫一扫上车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来源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iuliushe.net六六社 » 孙正义的软银愿景宫斗内幕:印度高管争宠 黑公关手段

六六社 任何一篇文章都是精选

宅男福利社

扫一扫上车(请忽略打赏二字)

微信扫一扫打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