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搬运工
我们更专注精品分享!

宅男社 - 为您生活多一丝精彩,做出色的司机!

2017福利汇总第三十三期:宅男社 – 只为您的生活中多一丝精彩,一位如既往做出色的司机!

请永远不要忘记,六六社的永久网址  LiuLiuShe.net

视频合集分享:(手机不能观看问题-已解决)

直播,尼玛服了

此刻他的内心是崩溃的

这婚闹清新脱俗啊

酒店叫妹子 太过瘾了,你们一定要看看

标价1万的大洋,喜欢吗?

连环套啊

闹,挺配合的啊

一路颠簸走向远方

Gucci家族谋杀案:现实中的豪门恩怨远比电影更精彩

11 月 24 日,由雷德利・斯科特执导、Lady Gaga 主演的电影《古驰家族》(House of Gucci)全球公映。这部电影再现了发生在豪门内部的一桩真实的谋杀案。

文 | 李孟苏

古驰家族

电影里的古驰家族就是那个意大利奢侈品品牌古驰。现在的 Gucci 品牌和古驰家族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在 20 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系列过山车般的资本并购游戏中,古驰家族的成员被卷入贪婪、背叛、阴谋、地位争夺、金钱交易、法庭交战,一次次败下阵来,1993 年悉数被撵出家族企业。没想到这出大戏的**却在此后出现了:1995 年 3 月,古驰王朝中最后一位 “君主” 毛里齐奥・古驰(Maurizio Gucci)被前妻帕特里齐娅・雷吉亚尼(Patrizia Reggiani)雇的**杀死在办公室门口,为希腊式悲剧谢了幕。

image

(右起)演员阿尔・帕西诺、Lady Gaga、亚当・德赖弗、杰瑞德・莱托分别在《古驰家族》中饰演阿尔多・古驰、帕特里齐娅、毛里齐奥、保罗・古驰

电影讲的正是这一段血雨腥风。

位于奢侈品金字塔塔尖上的 Gucci 最不想要的就是这桩丑闻。20 多年过去,Gucci 在商业上取得的一次次辉煌没能让人们淡忘这起谋杀案。对观众来说,谋杀案伴随着来自本能的、原始的吸引力,精彩程度远超过财务报表上的漂亮数字。

古驰家族的发迹始于 1921 年。这一年,古奇欧・古驰(Guccio Gucci)在家乡佛罗伦萨开了间皮具店。他是皮匠的儿子,刚成年就到伦敦谋生。他曾在伦敦的萨沃伊酒店工作,深谙欧洲贵族阶层出行时对行李的要求,因此他推出了精良的旅行用具,包括行李箱。他也了解上流社会的马术传统,推出了马鞍等马具;品牌的标志,比如丝巾上的马镫图案,乐福鞋面上的金属马衔铁装饰,包袋、配件上的红绿两色竖直条纹帆布饰带(原用于固定马鞍),都和马具有关。

他哪能想到自己的姓氏将跻身世界顶级奢侈品行列,成为最具辨识度的奢侈品品牌之一,而且是少数几个吸引了所有年龄段、各个经济圈层消费者的品牌。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古奇欧带领儿子们,把品牌逐渐发展、扩张为家族性奢侈品帝国。古奇欧有五个儿子、一个女儿。其中长子乌戈(Ugo)是妻子的第一段婚姻带来的孩子,他亲生的第一个儿子 9 岁夭折,另一个儿子瓦斯科(Vasco)在 1974 年去世,女儿没有介入家族产业,真正在家族企业中挑大梁的是二儿子阿尔多(Aldo)和三子鲁道夫(Rodolfo),斗得最凶的也是这兄弟俩。

《古驰家族》中的阿尔多

阿尔多出生于 1905 年,16 岁开始帮父亲打理生意。鲁道夫比哥哥小 7 岁,回归家族企业之前曾是意大利颇有名气的电影演员。1938 年,阿尔多在罗马开了门店,鲁道夫 1951 年就在米兰开店,他哥不服气,1953 年把店开到纽约,从此走上国际化道路。

阿尔多家人丁兴旺,他在意大利和纽约各有一个妻子,共为他生有 6 个子女。鲁道夫只有独生子毛里齐奥。“毛里齐奥” 是他当演员时的艺名。孩子才 5 岁他妻子就去世了,他非常疼爱儿子,对儿子甚至保护得过度了。

1982 年,鲁道夫夺得公司控制权。1983 年,鲁道夫去世,毛里齐奥继承了父亲 50% 的公司股份,也接过了父辈、堂兄弟们之间的分歧、争斗,以及仇恨。

《古驰家族》中的毛里齐奥

毛里齐奥出生于 1948 年,15 岁进入家族企业,一开始在打包部门工作。1972 年,24 岁的毛里齐奥来到纽约,跟伯父阿尔多学习管理家族企业。接手父亲的遗产后,他一心要巩固自己的控制权。经过 6 年的斗争,上了无数次法庭,他和总部位于巴林的投资公司 Investcorp—— 这家公司在 1984 年买下了珠宝品牌蒂芙尼 —— 联手,把 Gucci 另外 50% 的股份从堂兄弟手里逐一买了下来,他伯父是最后一个出售股份的家族成员。到 1989 年,毛里齐奥终于将竞争对手一个个撵出了公司。亲人们说这是他策划的 “阴谋”。

《古驰家族》剧照。片中角色(右起)帕特里齐娅和一对堂兄弟,保罗・古驰和毛里齐奥・古驰

斗争的结果是家族彻底失去了品牌的控制权。毛里齐奥并不擅长管理公司,接手公司后连续亏损。那个时期,Gucci 因为过度授权,大规模生产帆布包,造成双 G 标志泛滥,声誉走下坡路。毛里齐奥一心想重建精湛工艺,恢复品牌的荣耀,但没有足够的利润支持,他的复兴计划成了空中楼阁,个人财富急剧缩水。1993 年,Gucci 濒临破产,毛里齐奥被迫将自己的股份以 1.2 亿美元的打包价全部卖给了巴林投资公司。在另一场资本战役中,Gucci 被法国开云集团收购,不再属于意大利。

古驰夫人的杀机

在与伯父、堂兄弟们斗争的同时,毛里齐奥也和妻子进行着旷日持久的离婚大战。

他的妻子帕特里齐娅・雷吉亚尼曾说过一句被很多人引用的名言:宁愿坐在劳斯莱斯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笑。不管她在监狱里,还是出狱后,始终这么认为。

她个子不高,150 厘米刚出头,至今喜欢穿印花连衣裙和高跟鞋,留上世纪 80 年代流行的发型,染出鲜艳的颜色。她出庭受审时穿着皮草,入狱那一天仍不愿脱下皮草,摘下墨镜。警察说,你可是进监狱啊,皮草很贵重的。她勉强脱下来,借了警察的外套穿上。

Lady Gaga 扮演的帕特里齐娅

帕特里齐娅一直坚称自己是无辜的,是她最好的朋友给她设了个套儿,陷害了她。1995 年 3 月 27 日,46 岁的毛里齐奥身中四弹,倒在办公室门厅的红地毯上。谋杀案震惊了整个意大利。米兰一向是精致优雅的,不是暴躁的那不勒斯,发生这种血案前所未闻。第一嫌疑人是帕特里齐娅,因为她和丈夫在 1994 年离婚后,曾公开威胁毛里齐奥,四处说要杀了他。案子拖了两年,1997 年 1 月,警方掌握了一条关键线索,逮捕了她和四名同伙。她被判犯有谋杀罪,判处监禁 29 年。

她的狱中生活,据她对媒体所说:“我认为我非常坚强,在监狱里这么多年都熬了过来。我很能睡觉。我照看花园里的植物。我还照料斑比,我的宠物雪貂。” 在监狱里养宠物,是她的律师与法庭谈判后为她达成的一项特权,然而宠物却被一名狱友不小心坐死了,“一场噩梦”。

2011 年,她拒绝了第一次假释的提议,因为申请假释的一个条件是必须找个工作。据意大利媒体报道,她对律师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工作过,我现在也不打算工作。”2014 年,在监狱里待了 16 年后,帕特里齐娅获假释出狱。这次她的工作是担任米兰高级珠宝公司 Bozart 的 “设计顾问”。Bozart 的办公室在一幢文艺复兴风格的宅子里,到处是亮闪闪的项链,从天花板垂下枝形吊灯。英国记者采访时,她抱怨,自己现在只能去 Zara 买衣服。“我在这个地方赚的钱买不起合适的衣服。” 她一边说着,一边不满地看着给了她工作机会,让她得以保释的珠宝公司老板。

获得自由后,帕特里齐娅的第一个举动,就是跑到米兰最奢华的蒙特拿破仑大街,珠光宝气,戴着墨镜,肩上架一只大个儿的金刚鹦鹉,招摇过市。狗仔队惊呆了,简直不敢相信运气这么好,古驰夫人,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又回来了。

帕特里齐娅比毛里齐奥小 8 个月。她出生在米兰郊外的一个小镇,母亲是餐馆服务员,她一直不知道生父是谁。母亲带着她艰难度日,在她 12 岁时,母亲嫁给了一位富有的企业主,生活终于有了改观。继父收养了她,对她很好,让她跟随自己的姓,还给了她锦衣玉食的生活。1970 年,在一个派对上她遇到了毛里齐奥。毛里齐奥问一位朋友:“那个穿着红色衣服,看起来像伊丽莎白・泰勒的美丽女孩是谁?” 他们都是外来者:帕特里齐娅是上流社会的闯入者,古驰家族是佛罗伦萨人,对米兰来说也是外来户,两人惺惺相惜,一见钟情。

这对年轻夫妇是最早走名人夫妻路线的人,他们住在曼哈顿奥林匹克大厦的顶层公寓,坐着有专职司机的豪华汽车四处游荡,个性化的车牌上有毛里齐奥的名字。他们举办五花八门的豪华派对,和肯尼迪家族、特朗普家族是玩伴。二女儿出生时,毛里齐奥送给女儿的礼物是一艘游艇。他们在瑞士的圣莫里茨有滑雪小屋,在墨西哥港口城市阿卡普尔科有度假别墅,在美国康涅狄格州还有一个农场。这一切都是父亲鲁道夫给他们的。

1985 年,他们的婚姻开始走向破裂。1990 年的一个晚上,毛里齐奥离家出走,和情人葆拉・弗兰基(Paola Franchi)住到了一起。

1994 年,他们离婚。毛里齐奥开出的离婚条件是,一次性支付 147 万美元,外加每年 86 万美元年金,帕特里齐娅不能再使用 “古驰” 的姓氏。她拒绝了,说这是拿 “一碗扁豆” 打发要饭的。

1995 年 3 月 27 日上午 8 点 30 分,毛里齐奥来到他的私人办公室。据现场唯一的目击证人、门卫朱塞佩・奥诺拉托的证词,他看到 “一只美丽、光洁的手,举着一把枪”。当毛里齐奥走上门廊的台阶,**冲着他的后背开了三枪,他倒下时,第四枪射中了他的头部。“我本以为是有人在开玩笑。这时**看到了我。他再次举起枪,又开了两枪。‘完了。’我想,‘这回死定了。’”

这两枪击中了门卫的胳膊,后面的细节他已经忘了。警察赶到时,他坐在血泊中,抱着死去的毛里齐奥的头。**早就消失在米兰周一的早高峰车流中。

“你的报应在后头”

案发两年,没有破案。

1997 年 1 月 8 日晚上,警察卡尔米内・加洛在警察局值班,接到一个男子的电话,说他有关于古驰谋杀案的线索。加洛所在的部门处理的是有组织犯罪,他是部门负责人,习惯处理**案件。他对古驰一案的了解仅限于报纸上公开的信息,对举报人的电话半信半疑。

举报人名叫加布里埃尔,刚从南美回到意大利,没有工作,没有住所,暂住在米兰郊外一家廉价酒店里。他说,酒店的门卫伊万诺・萨维奥尼向他吹嘘自己参与了谋杀。在电话里,加布里埃尔希望他的线索能换些赏金。

在警方的安排下,加布里埃尔让萨维奥尼又讲了一遍经过,并偷偷录了音。萨维奥尼说,皮娜・奥里玛每次来米兰都住这家酒店,日子久了两人就成了朋友。皮娜问他,能不能找到一个杀手;皮娜是通灵师,她的朋友古驰夫人帕特里齐娅刚刚离婚,很痛苦,恨死了古驰,如果皮娜能找到人杀了他,她愿意出一大笔钱。于是,萨维奥尼找到了比萨店老板贝内代托・切拉洛,还有奥拉齐奥・西卡拉。**是切拉洛,目击者看到的那只 “美丽、光洁的手” 就是他的。西卡拉负责**逃跑。

这四人手头都很紧,欠了一**债,入不敷出。他们都没有犯罪前科,现场也没有留下有价值的证据,所以一直没有进入警方的嫌疑名单。

对古驰一案的调查,警方一直的思路是,毛里齐奥把公司的股份出售给**公司后,成为国际犯罪组织的目标。所以,当加洛向调查小组的警探通报他获得的线索时,对方不以为然。但加洛认为,如果是职业杀手,绝不会在现场留下活口,一定会杀死目击者。

毛里齐奥的情人葆拉也认为帕特里齐娅的嫌疑最大。葆拉声称帕特里齐娅在公司内部安插了耳目,知道一切商业秘密。她多次打电话辱骂毛里齐奥,如果毛里齐奥不接电话,她就寄来录有谩骂的磁带。庭审时,在法庭上播放了磁带内容,帕特里齐娅痛骂他不管不顾妻儿,是 “发炎的阑尾”,警告他 “你的报应在后头呢”。

谋杀案发生后的第二天,葆拉收到了帕特里齐娅的驱逐令,要求她搬出她与毛里齐奥同居的豪华公寓。葆拉注意到,经过公证的驱逐令上有时间戳,显示的时间是前一天上午 11 点,也就是说在毛里齐奥去世后不到三小时,这份文件就送到了公证处进行公证。

萨维奥尼等四人警觉地感到了风吹草动,他们担心帕特里齐娅会认罪,对她也动了杀心。加洛派出一名警察做卧底,假装是加布里埃尔引荐的哥伦比亚杀手,偷偷录下了他们酝酿杀死帕特里齐娅的计划。

1997 年 1 月 31 日,他们被捕。警察在帕特里齐娅家里查获一本卡地亚日记本,在毛里齐奥被害那天,日记本上写了一个希腊语单词 “天堂”。一周前的一页,写有 “没有不能被收买的罪行”。

在法庭上,皮娜・奥里玛承认,是她安排了杀手。帕特里齐娅无法忍受另一个女人取代她成为毛里齐奥・古驰夫人,取代她享有古驰夫人所拥有的权力、地位和金钱,这些 “本都是她的”。她还担心前夫和葆拉如果生了子女,她的两个女儿可能会失去部分或全部遗产。帕特里齐娅要求杀手在葆拉和毛里齐奥婚礼之前赶快下手,迅速了断,以绝后患。

《古驰家族》中的皮娜・奥里玛

皮娜是职业通灵师,和帕特里齐娅自 1976 年认识后成为密友。1992 年帕特里齐娅患脑瘤动过手术,1994 年她撰写一本古驰家族的书,是在皮娜的帮助下完成的,她说手术后她的记忆力减退,需要通灵师帮她回忆往事。有趣的是,电影中皮娜的扮演者萨尔玛・海耶克,是开云集团 CEO 兼董事长弗朗索瓦・亨利・皮诺的妻子。

除了**切拉洛,其余三人都承认参与了谋杀,是帕特里齐娅指使的,事后他们拿到了 6 亿里拉(约合 36.5 万美元)。

帕特里齐娅承认她给了皮娜一笔巨款,但坚决否认是买凶的钱。她说谋杀是皮娜自己安排的,因为皮娜会读心术,知道她的内心活动。事后皮娜要挟她,她不得已花钱消灾。但她又补充一句,“但每一里拉都花得值”。

5 个人都被判有罪。意大利媒体报道称,判决当天,全国各地的 Gucci 专卖店在橱窗里都摆出了有 Gucci 标志的银色手铐。对于《古驰家族》这部电影,Gucci 集团表示,他们完全不干涉电影拍摄,这是创作自由,并且为电影提供了历史档案、资料和早年的样衣。

导演雷德利・斯科特

2016 年,帕特里齐娅正式获释,重新获得公民权利。至今,她仍没有完全认罪。“我不认为自己无辜,我认为自己无罪。但说‘无罪’的话,我又不得不承认我犯了太多的错误。” 她在 2002 年接受意大利电视节目《被诅咒的故事》采访时说。

她获假释后不久,意大利一家电视台采访她,却抓住了她的一个漏洞。记者问:“你为什么雇杀手来杀死毛里齐奥・古驰?你为什么不自己开枪打死他?” 她回答:“我的视力不太好,我不想打偏。” 事后,她和她的朋友们都说她这是在开玩笑。

帕特里齐娅还有两起官司没有了结:一起是帕特里齐娅被定罪后,法庭责成她向当年幸存的门卫进行赔偿,她一直没有执行。她辩解说,她是 “一无所有的破产的人”,她母亲管钱,拒绝出钱;她母亲已于今年 4 月去世,所以她会着手赔偿。

另一起官司涉及她的离婚赡养费。案发时,她和毛里齐奥的两个女儿分别 18 岁、14 岁;她出狱时,女儿们都结婚了,住在瑞士,靠父亲的遗产过着奢华的生活。帕特里齐娅抱怨,女儿们从没有来看过她,“她们不理解我,切断了我的经济支持。我一无所有,甚至连我的两个外孙都没见过”。她奋力争取当年离婚协议中前夫支付给她的离婚赡养费,但两个女儿拒绝向母亲支付这些钱。母亲把女儿告上了法庭,2017 年**裁定帕特里齐娅有权获得赡养费。女儿们提出上诉,案件还在等待意大利最高**判决。

(本文源自三联数字刊 2021 年第 52 期)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来源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iuliushe.net六六社 » 宅男社 - 为您生活多一丝精彩,做出色的司机!

六六社 任何一篇文章都是精选

六六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