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搬运工
我们更专注精品分享!

那些年我们喜欢过的妹子

王维喜欢什么样的人?

image

@格格桑格格:王维喜欢什么样的人,不会是李白那样的。但他有喜欢的,甚至羡慕的,近乎于渴慕。

是一个神秘的杨员外,这位神秘的杨员外不知道是怎么一番风采,让王维如此念念不忘,和储光羲、裴迪那种亲近不同。他甚至有点不敢接近他,在他所居住的馆所外徘徊。

好在有两首诗留下来这位杨员外的影子:

一首《同比部杨员外十五夜游有怀静者季》

“承明少休沐,建礼省文书。夜漏行人息,归鞍落日馀。悬知三五夕,万户千门辟。夜出曙翻归,倾城满南陌。陌头驰骋尽繁华,王孙公子五侯家。由来月明如白日,共道春灯胜百花。聊看侍中千宝骑,强识小妇七香车。香车宝马共喧阗,个里多情侠少年。竞向长杨柳市北,肯过精舍竹林前。独有仙郎心寂寞,却将宴坐为行乐。倘觉忘怀共往来,幸沾同舍甘藜藿。”

比部,刑部四司之一,员外郎一职是从六品上。这位掌稽查的杨员外除了这份公差之外,还是一个好道乐归隐的修行人。王维喜欢他,在热热闹闹的官场上,看见一个清清静静的人,喜不自禁想要亲近。

忆相见情景都如梦幻一般:“由来月明如白日,共道春灯胜百花。”

如此场景里有个什么人?“个里多情侠少年”。可能杨员外年纪轻,风华正茂,王维年轻时自己也是个风采卓然的少年郎,白衣飘飘目下无尘的一路人。他写这首诗时已经年近五十(天宝八年 749 年),觉得自己攸然已衰,忽见这样的少年郎,眼前清亮,竟觉得对方跟下凡似的:

“竞向长杨柳市北,肯过精舍竹林前?” 哎呀呀,怎生得空到老夫这里坐坐呀!

少年郎似乎并没有王维这番热情,他有年轻人独有的傲气和冷漠,静**着也不怎么攀谈。王维热热贴上去:

“独有仙郎心寂寞,却将宴坐为行乐。倘觅忘怀共往来,幸沾同舍甘藜藿。”

读到这里我笑不可支。王维这么一个喝风饮露的仙人,也有这番手足无措的局促。简直就是在人家跟前逡巡了,东看看西看看,问人家是不很闷啊。然后问你吃不吃藜麦沙拉啊?很健康喔。藜藿,是布衣的食物。

也不知道杨员外理他没有。

多半是没有怎么理。为啥呢,如果很热烈地回应了,王诗佛也不至于第二首诗这么写:

《酬比部杨员外暮宿琴台朝跻书阁率尔见赠之作》

旧简拂尘看,鸣琴候月弹。桃源迷汉姓,松树有秦官。空谷归人少,青山背日寒。羡君栖隐处,遥望白云端。

可想,诗佛本来打算好好看看书,弹弹琴,但是思绪无法安静,脑子还在想着这位仙郎。他之高洁神圣,直追晋中桃源中人、甚至先古秦时之松,这一句 “松树有秦官” 的句子尤其高古。另外说一句,松树对于王维不同于别的树,他深爱松树,《新秦郡松树歌》写于认识杨员外的五年前(745 年),已经像是一首写给人的诗句:

“青青山上松,数里不见今更逢。不见君,心相忆,此心向君君应识。为君颜色高且闲,亭亭迥出浮云间”

他能见到 “青青山上松” 吗,见不到,他只能呆呆看着空空的山谷,背阴的山也觉得寒气逼人。别人都羡慕王维归隐之姿,他却深深羡慕这位杨员外所身处的居所:

“羡君栖隐处,遥望白云端。”那些年我们喜欢过的妹子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来源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iuliushe.net六六社 » 那些年我们喜欢过的妹子

六六社 任何一篇文章都是精选

六六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