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搬运工
我们更专注精品分享!

从另一个角度感受疫情冲击下的弱势女性群体

大家都知道,现在的病毒让各行各业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但是你们可能还不是特别了解,到底有哪些冲击呢?而今天六六君要给大家转载一篇来自知乎的文章,文中用另类的渠道去客观的感受到时代的发展和疫情冲击下的弱势女性群体。这篇文章很有意思,文章的作者从酒店的小卡片上扫码进入了一个神秘的群,他从群中的一些群成员的QQ空间信息中,了解到了她们不为人知的一面。

前言:

本科在四川上学,以前常在各地跑漫展展玩,住在一个便宜的小酒店,当时差不多也是这个月份。到了晚上就有很多缠绵的情侣出出入入,第二天早上还在门口捡到了一张被塞的那种小卡片,跟同行的朋友拿这个开玩笑开了好久。

这次有事情回母校,耽误了时间没赶回去。心想干脆住以前那个酒店吧,便宜,而且也熟悉。

一进去就感觉和以前的气氛不一样了,前台曾经有三台电脑,三个接待的小妹,现在只有一个人了,电脑也只剩下了一台。整栋楼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以前我和朋友说话稍微大声一点就会有人来敲门,这次我外放郭德纲的相声都没人管。

这回小卡片不用塞了,抽屉里就有。以前的是写一两个人的电话,现在的居然很先进,扫了个二维码就能进去,是个几百人的大qq群,她们空间有相册,你进去看然后挑。

(真是深刻体现了互联网迅猛发展带来的变化。)

看个人信息可以看出是有不少外地来成都工作的人,qq有些都很新,可能是今年新注册才下海的,刷了几个人的空间动态,感觉很有意思,仅做一些分析。

正文:

第一号:

号码稍微短点的,注册时间也比较久,空间动态有不少是喷嫖客的,但也有一两条很有意思。有一个人来的时候随手带了一捧花给她,她好像很高兴地晒了好几天。还有一个人来的时候给她打包了一碗热水饺,她说从初中出来以后都没有人对她这么好了。

第二号:

一开始严肃声明不支持某些玩法,后来慢慢的接受了一些玩法,原以为这是个很普通的“人被金钱支配”的笑话,看了看就准备退出去,但有一条2020初的动态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这几天男朋友要从老家过来看我,暂时不接”

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新过了,号看样子没有被封禁,不知道是被男朋友发现了蛛丝马迹后的愤然离开让她悔悟,还是见了男朋友后心有惭愧从此上岸。

此群体女性的画像:

大多数都声明周一到周五白天没空,可见这些群体可能平时是有一份正常工作的,有喜欢看美剧、日剧的,还有一个和我一样喜欢看《基本演绎法》的。

有不少在动态里说急着用钱可以比平时便宜一点的,现在是30号,我猜可能是她们借的小额贷款还款日快到了。

“交通方便”和“我小区不检体温”曾经是5-9月期间,她们的兜售性服务的重要卖点,但她们现在的重要卖点是“我可以去你那里”,可见年初疫情的对底层群体的经济影响是逐渐加强的。这些一点一点传导和加重的压力,迫使她们不得不一点一点让步,去提供更多的服务、支付更多的成本,尽量换取消费者的消费热情和意愿。

大多数的年龄都在22-25以上,且多为独居、离乡者,这说明疫情对独立劳动者的经济打击是十分巨大的,而未成年人或还在上学的女大学生,因为有来自家庭内部的财产转移,基本没有太大影响。

空间分布上,市中心基本没有,周边区县大于靠近市中心的地方,差不多到了郫县这种地方,直接就多出一个数量级。

有两个例子很能吸引我的注意力,分别是三号和四号:

三号的头像和早期照片都是以豪车、别墅、礼服、大餐为宣传照片的,大约也是在2020年7月份,她开始用上了新拍的照片。背景房间里东西很杂乱,人也没有早期照片那样有精神了,头发很多分叉,脸很疲惫,没有精神

这既说明她可能被以前提供资金和富裕生活的金主抛弃了,不得不重操旧业,似乎也能说明疫情对经济的打击并不仅仅只限于底层。

这更加说明一些女性希望完全不劳动、通过靠依附男人过一辈子的梦想基本上是不可能实现的——最多维持几年或者几个月。

四号是一个走艺考连续失败的前舞蹈生,是湖北人,目前一个人在成都独居。从断断续续的照片来看,她平时在一家舞蹈机构做培训,一边准备继续艺考去川音。19年的动态里,她有在抱怨为什么今年又没考上,但今年似乎没有抱怨,不知是又没考上,还是说放弃了没去考。

这也给我们一个教训,在天份、积累都不如别人的条件下,坚持过高目标梦想的除了无情让你脸撞墙以外,什么也带不给你。

五号:

在搜索中我发现了为数不多的一个成都本地人,我假装作饶有兴趣地和她聊天,得知她是重庆人,嫁来了成都。老公的生意今年破产,夫妻离婚。空间里经常有提她很想在老家的孩子,还有和儿子的视频的截图,她和儿子笑的都很开心。

正巧她又发来一句话:你放心我很听话的,保证你满意。

带着悲凉的敬意,我默默地把她屏蔽了。

六号:

写的是02年出生的,这说明她和我妹妹的年纪差不多大。

她在一个杂乱不堪的出租房单间里,我也租过这种房间,我知道它很便宜,即便在成都也只要一个月几百块钱。

她美颜过度到下巴都没有了的图片让我想起了我妹妹,我的妹妹也是这样,每次我戳穿她虚荣心作祟开了十层美颜,她就要气的拿枕头狂揍我。她的成绩可比我好很多,抛开心高气傲的毛病,我基本可以断定她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比我光明多了。

没有人知道六号女孩的将来命运,但我也基本可以断定,她的未来发展上限在她踏入这个火坑以后,就已经被决定了

七号:

有一个一起“从业”的闺蜜同住,同时经常帮闺蜜也发照片宣传。

有一条动态是说自己肚子疼,不接客了,往后几天没动静了。再然后是和另一个女闺蜜的一起吃饭的照片,说感谢她大半夜接到电话就赶来送自己去医院。

不难猜测,这个女的没有求助同一个屋檐下的闺蜜,而是求助了住的很远的朋友。

有几个评论区的嫖客问她这个女的是不是也卖,多少钱,被她直接骂了。

她知道哪些是朋友,她也对得起这个朋友,这似乎能说明,友情有时候是不以阶级、行业、身份为转移的。

八号:

这是一个兼职的小公司行政文员。

她的动态很少,第一篇是2008年的日志,写的是她开通了qq空间的自我介绍,从年龄判断,她当时在上小学。

日志里写了她的名字,在哪里上学,班上有哪些好姐妹、男生。在描写男生的这里面,她提到她喜欢的男生:“李”。

这个“李”在2011年的日志里又出现了,内容写的是“今天我在街上又遇到了李,我很开心”一类的东西。

“李”的名字我不知道,但那时的评论里已经有人说了:“你说喜欢的是不是就是李xx呀?”

她很含蓄的默认了。

不知这个大姐会不会想起曾经那个抱着羞涩和热切的心情在电脑屏幕前偷偷打下喜欢人名字,却又只留下他姓氏的少女?

九号:

这是一个皮条客,我一进群他就热情地找上我,发了几个闪照,说有需要就找他,没有的话可以进他空间再看看。

我进去看了,他的空间有很多女人的照片,左边是高p的照片,右边是一些描述的文字。大多数p图照片看得出都是美图软件随便弄弄,带着扭曲的比例和夸张的形态。

有一个孕妇,是的,孕妇。

她的右边写着大致的资料,身高,体重,年龄。

年龄是22岁。

我几乎可以猜想到了她是如何走上这条路的了,我不想说,但我想人人都能猜到。

我问他这个孕妇真是孕妇吗,他说是。

除了照片,还有一些视频,我隐隐约约觉得这些画面很眼熟。

喝了一口茶,我想起来了。那是小时候跟乡下的亲戚去镇上买牲口的场景,他眯着眼睛挑着猪,一边告诉我,有些坏牲口贩子会往往猪身上抹什么东西的药品,这样子病怏怏的猪也会显的很有精神,他才不上这个当。

我意识到了,这个皮条客和那些买卖牲口的贩子没有区别,这些女人也在被放到了类似牲口的位子上被来往的人挑选。

我说我要睡觉了,明天有空再找他,他似乎像是找到了商机,喜滋滋地发了个定位过来:

“兄弟有空来我们店里,现场选更方便。”

我笑了笑,把他屏蔽了。

十号:

jk、汉服、摄影、女孩。

四个词语排列组合以后,带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生活富裕衣食无忧的中产阶级女大学生。

曾经我也在一些模特网站和校园墙上请过穿jk和汉服的女孩做我的摄影模特,但堂而皇之的在这种群里看到这样自我标榜的还是很意外。

动态很少,只有两条,一条是6月写的“新人下水”,一条是发的照片相册。

在相册中汉服照摄影的风格和场景不太相同,头发有长有短,我猜测是不同时间拍摄的。长期的拍摄说明这些的确是她真心实意的爱好。

恰好听到了郭德纲相声里于谦pc时的段子:

“我叫于谦!我师父石富宽!他是国家一级演员!”

当人会用自己曾经很喜欢的事物做这种事情卖点的时候,心里的某些价值观会不会在一点一滴的崩溃?

如果有一天我落魄到给油腻的肥富婆跳脱衣舞,对着富婆拼命挤着笑说:

“我是知乎用户,姐姐你点我好吗?”

我心里会是怎么样的想法?

十一号:

18年以前没有动态,只有一句段很长的独白:

“心情调节好了,可以上课了,重申一下我不拍视频和照片的,也不接吻的,有这些爱好的请绕行。”

这段话反过来说,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遭受过让心情崩溃的事情。需要重申不许拍照拍视频,说明曾经被拍照和拍视频过。

答案很明显了,她在18年以前曾经在某次劳动中,被人拍下来。但当时出于各种原因,可能是钱给了很多,可能是这个人是常客,反正她曾经对这件事妥协了。

这些照片和视频是如何对她心情造成影响的呢?

我注意到一个细节,这件事之后,她的定位坐标从成都孵化园区到了郫县,两地相隔至少四十公里。

很有可能是这些东西被流传到了她曾经生活的孵化园区附近的熟人手里,周围的人都知道了她“兼职”的事情,她才不得不搬去很远的地方。

“拒绝kiss”

这个事情我看了很多从业人员的自我描述,无论语气有多么讨好和谄媚,都对这件事坚决拒绝。

结合她们对自己生活和所从事工作的描述多为“努力”“工作”这种偏正面、偏美化趋向的词语,我猜这应该是寄托了她们对自己以后重返正常生活的最后一丝希望。

这次我花了50QQ红包,直接问她,果然是差不多的答案,大致意思是:

身体已经脏了,这个没办法了,但还是千方百计想保留一点点清白给以后的生活。身体可以给嫖客,kiss对女人象征爱情,这个要保住,留给以后的老公,心理上会好受一点,加钱也不行。

这种心理就像是高考成绩差进了大专,虽然天天逃课玩游戏,也要手上抓一本高等数学书。就算一个字都没看,只要手上握着它,就能畅想一下自己专升本然后考研的美好未来,缓解一下自己学历短板带来的对未来就业的焦虑,以及天天逃课打游戏的愧疚。

可惜,专升本以后仍然要面对就业市场上本科多如狗的问题,风俗行业从业者从良后需要面对的问题也不仅仅是老公接不接受她那么简单。

就像习惯了逃课打游戏的学生几乎很难重新走上学习正轨。习惯了来快钱、简单来钱的人,真的能接受平淡乏味、积累金钱速度缓慢的“正常生活”吗?

她们向往的那个逃出火坑后的世界,她们真的看得上吗?

结语

11个真实的故事,11段真实的人生,看到这里,我想基本上已经够了。

悲观地来说,它们描述了11个人一步步走向万劫不复深渊的过程。乐观的来说,它们也总结了11个教训———11个培养下一代人时一定会失败的方法。

一次偶然扫码,几个随意的浏览,揭开了社会上一个不起眼角落里的冰山一角。世界上一定还有很多类似的不为人知的角落,如果我们在生活的空暇中多迸发一点“无聊”“蛋疼”的想法,一定还有更多的“教训”可以被我们所发现。

有人说这有什么用,你发现了教训,很多现实问题可还在呢,你能解决吗?

我没有任何能力解决这么一个规模可能达到几万亿的产业的问题,就像我没有能力挖走一座挡在我们社会前行路上的一座山。

我相信能有比我优秀几千万倍的伟人能够解决它,挖走它。但如今,伟人暂时还没有出现,我希望通过我微不足道的努力,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这座山不能再往上加土了,尽可能地让那些跃跃欲试要跳进这种火坑的人(原本想写女性但考虑一下也可能会有男性想加入)断绝掉参与其中的想法,这是作为平凡无奇之人的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希望大家在生活中多多细心观察,对于无力改变的事情,至少要做到不助纣为虐,而不是想着从其中分一杯羹。

临近新年,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本文转载自:知乎

赞(4) 扫一扫上车
本站文章未说明转载来源即为原创,转载请注明,www.liuliushe.net六六社 » 从另一个角度感受疫情冲击下的弱势女性群体

六六社 任何一篇文章都是精选

六六社

扫一扫上车(请忽略打赏二字)

微信扫一扫打赏

'); })();